吕廷杰:OTT才是真正的互联网思维!家庭场景很有想象力

2018年08月21日 来源: AsiaOTT 热度:
11月14日-15日,2017全球家庭互联网大会(GFIC)在上海举行,会议吸引了500+企业、3000+专业听众参与。会上,北京邮电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中国信息经济学会副理事长吕廷杰教授做了题为《平台经济与区块链革命》的演讲。
 
 
 
如何架构运用这些底层技术,这些底层技术又将带来哪些商业变革是我们关心的,在今天风起云涌的互联网创业的大潮中,怎么正视未来全新的应用?吕廷杰教授再演讲中全方位分析了这些问题。
 
什么是真正的互联网思维?吕廷杰教授认为,真正的互联网思维只有一个——就是OTT。互联网发展如火如荼,中国虽然在创新上落后于美国,但是在互联网经济规模上已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
 
首先共享单车不是分享经济,为什么呢?因为它就是分时租赁,如果用电子商务的分类来讲,它是一个线下分时租赁业务放到线上的解决方案,它是B2C,一个企业花钱买一大堆的车,今天你用,明天他用,这个商业逻辑跟建一个酒店今天你住明天他住,没有什么不同,让我们眼前一亮的是什么?是加了互联网。
 
以前租车需要复印护照,需要信用卡,需要身份证,需要押金,今天不需要,这些认证在网上都可以完成了,加上互联网,这个特点就叠加上了。全世界的共享单车,是非常简单的,O2O、B2C的分时租赁业务,大家看到的与众不同的东西都是互联网带来的,这就是它的过人之处。
 
现在很多人宁愿不谈分享经济,而谈共享经济,大家应该知道分享和共享翻译成英文是一个词,但是中国人拆成两个词。其实在外国人的脑海里面分享经济不是这样的,它是什么?分享经济的概念,分时租赁已经有了上百年的历史,只不过今天加一个互联网,你看到的与众不同是加了互联网,利用互联网的特征加了一个分享形态,优步出现以后,分别出来了滴滴和快滴,认为这是O2O的解决方案,给传统的出租车行业加一个互联网,给出租车加了10几个亿。为什么他们后来合并呢?出租车司机在西安抗议,在青岛罢工,因为用户说的很清楚,要通过一个互联网的分享平台,让所有的网民成为出租车司机服务的对象,最终目标是消灭出租车行业,这才是互联网思维。
 
但是这就违背很多地方政府的意愿,出租车行业是发许可证的,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出租车一定是政府统一定价。可是没有许可证怎么办,成立了出租车公司维持市场秩序。
 
当年美国加州美元判优步胜诉,使得社会供给不足的资源可以在民间的闲散资源拿出来共享,人类用互联网进入分享经济时代,这是一个创新,马云和马化腾一看,优步是要最终消灭出租车行业,他们马上合并了,他们玩的方向错了。
 
真正的分享经济不等于共享经济,分享经济到来了,我把上海市的厕所都买下来,装上wifi,按照流量收费,你们蹲着不起来,我就收钱,这种思路不对,当你想找厕所的时候,打开app,哪个楼有厕所,这个酒店的厕所可以去,哪个收钱,哪个不收钱,这才是分享经济,分享经济一定是基于互联网平台的,一定做存量的,一定是airbnb的模式,是轻资产的,它是平台经济。
 
今天有多少人懂得互联网的逻辑?今天的互联网逻辑,世界上最大的流通产业是没有自己的商店,就是淘宝天猫,没有自己的管理体系,是第三方平台,让天下人开店,世界上最大的出租车公司就是优步,它没有自己的出租车司机。
 
企业给自己加一个互联网是完全不同的逻辑,它是一个双边市场,这个逻辑的出现是源于外部技术,外围网技术的出现,1989年这个技术被英国人开发出来,1990年上到互联网,它实现网络和业务的分离。我们从此在互联网上的商业逻辑,不再是铁路的模式,轨道是我铺的,客运货运都是我在做,同城电缆我接进来的,你只能看我的,其实不是这样的,是马云说的利他行为。苏宁给自己加一个互联网,京东加一个互联网,他们也可以做的风风火火,但是淘宝和天猫不一样的,它是第三方平台,不是马云卖东西,也不是阿里巴巴卖东西。外部技术催生了网络和业务的分离,带来了OTT,这才是互联网的本质。
 
OTT给了传统的电信运营商很大的冲击,它习惯于向每个人收费,因为最终产品就是把我的声音传给别人,把别人的声音传给我们,在语音通信时代向我收钱是对的,全球流量的收入超过语音收入的时候,我们用互联网的思维来看,客户流量消费的最终消费,从经济学来讲不是流量,而是玩的游戏,听的音乐,看的视频,所有的消费都是由最终产品的提供者来买中间产品,流量成了实现最终消费的中间产品。
 
现在OTT产生了一种非常大的革命,这是平台经济所带来的一种革命,通俗的叫羊毛出在狗身上,让驴付钱,买一瓶矿泉水,瓶子钱付给卖瓶子的人。当时有6个亿的网民,开到你们家的信息公路,请问你向谁收钱,传统的肯定向运输公司收费,运输公司再向客户付费,今天我们每个人自己付流量费,所以这就叫OTT。互联网平台经济一切都始自于互联网的一项技术创新,叫外围网技术。
 
这个技术出现以后,美国有一家公司推出来800号,是被叫收费的语音项目,你要定希尔顿的酒店,是希尔顿付费,美国一推,所有的消费者都懂了,点谁的网站,谁付流量费,但还是失败了,因为平台经济,历史在进步,不可能倒退,回不来了。
 
今天,所有的创新都围绕着平台思维,围绕着OTT的思维来。家庭互联网是非常大的应用场景,欧盟也做过调研,70%的移动业务发生在室内,电话业务也发生在室内。于是,家庭的场景可能成为黏性最强,最有想象力的领域。
 
但是怎么去创新呢?基于真正的互联网思维,去找到传统产业的特点,在网络空间用信息技术来升维,来打造应用。互联网不是简单的加一个互联网,共享单车本身不是一个工具,马云的淘宝天猫本身是一个工具,你企业加一个互联网,你可以加,我也可以加,你如果做互联网,会走的很快,只有做互联网+,只有做平台才能走的更远。
 
区块链,政府管货币,很多人说是把区块链管了,不是,数字货币只是区块链的一种应用,信息化发展到今天,互联网遇到一些不可逾越的问题,比如说分享信息,信息不守恒,人们发现互联网再怎么火爆,无法传递价值。
 
区块链时代的到来是一个非常关键的东西,对物联网,对大连接都有益,懂得区块链,一定知道将来物联网的所有管理不是IP地址,一定用区块链技术进行所有物的连接管理,识别的管理,标签的网络,才能做到不可篡改,区块链虽然被用在各种证书上,将来一定成为物联网的底层技术。
 
现在人的逻辑,一个物,扫它的二维码实际扫的是它的网址,最后要到它的属性,用简单的IP地址方式管理物联网无法辨别真伪,是错误的路径,最后解决物联网防伪打假所有的问题,一定是区块链。互联网的核心技术,颠覆了传统的商业逻辑,平台经济、OTT已经出现了,正在构建全新的商业逻辑。区块链将成为物联网的底层基础,重构所有的互联网信息管理平台。

责任编辑:方珍

相关推荐

“全媒体”战略:丢了孩子套不到狼

互联网新媒体继续保持着快速增长,网络视听新媒体开始登入大雅之堂,携资本在影视剧版权交易中横冲直撞。视频网站们已经直接威胁到电视台的利益了,和电视台抢节目源,和电视台抢广告费。此外,互联网电视在政策局限下尚没有打开市场;手机电视也处在不知那片云下雨的黑暗摸索中;IPTV损了有线却有利于电视播出机构,并不对电视播出机构构成威胁。这种情形和大洋彼岸的美国有类似之处:广电网络和制播机构都面临新媒体的挑战,但是行业发展的情况却不相同,美国的情况是DVR、互联网电视OTTTV的迅速发展对传统电视运营商、制播机构造成了挑战。而国内优质电视节目的缺乏使得DVR几乎没有生存的可能,而监管政策对电视屏幕的强硬保护

研究指出OTT对付费电视无大影响

虽然OTT视频服务正在对既有的有线视频和卫星或IPTV服务产生有一个竞争性挑战,但市场研究公司InfoneticsResearch并不认为OTT对付费电视订户有重大影响。该公司的“付费电视服务和订户”报告(预测和分析电信IPTV、有线视频和卫星视频服务市场)指出,2008年,有线视频占全球付费电视市场的59%,卫星视频占38%,而IPTV微不足道。InfoneticsResearch宽带访问和视频主任分析师JeffHeynen指出:“但现在有线电视运营商正在不仅面临来自IPTV和卫星运营商诱人价格和服务的挑战,而且面临所有OTT视频服务和联网电视设备的挑战,它们正在诱使消费者退订有线电视。”“

新加坡新传媒集团OTT服务即将启航

媒体浏览器解决方案提供商OreganNetworks透露,新加坡新传媒集团已选择其为即将推出的机顶盒上OTT交互电视服务提供一个关键产品。Oregan媒体浏览器提供为用户界面应用提供媒体播放器和运行时间环境,允许用户经由屏幕图像覆盖与实况和点播内容互动。此新服务旨在利用新加坡非常发达的宽带网络和即将出现的下一代宽带网,为新加坡国民提供其海量的内容。除了实况电视、回看服务和视频点播,新传媒集团还计划包括独立和关联的基于浏览器的应用,如投票、社交网络和相关的内容。OreganCEOMarkPerry表示新传媒集团此新服务是标志着新加坡市场出现真正融合的重要项目。

中美新旧电视媒体竞争差异简析

十数年以来全球电视行业面临着同样的革命性转变,特别是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近两年的迅速崛起,这种变革转型的变得愈加紧迫起来。电视收视终端的多样化、智能化、联网化已经占据主流地位,新生产的电视机联网功能基本上已经是标配,各种智能中间设备如OTT机顶盒、游戏机将把非联网电视联上互联网。此外,最为重要的是,电视行业的新来者已经开始风生水起,侵占电视屏幕、分流电视广告、带走电视观众。诸如Netflix、Hulu等在线视频提供商已经发展壮大,更多看好视频行业的新来者正在蜂拥而至。传统电视行业的封闭运行体系已经被打开缺口,变革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全世界的传统电视媒体都面临新媒体的冲击和挑战,这点是一样的。然而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