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S面临生死时刻 中国标准应走出死循环

2005-12-25 16:28:30 作者:dvbcn 热度:

中国经济时报

记者 曹增光

  “中国标准”正一个个陷入永无休止的死循环:一边是政策上对科技创新的支持,并催生了一系列的技术标准;而一边是眼瞅着一个个标准从诞生迅速走向陨落。是政策体制弊端?是产业化不足?解决这个问题已迫在眉睫,否则自主创新只能在旋涡里打。

 近日,国产音视频编解码标准AVS正处于这样一个生死时刻:迈过升格为国家标准这一道关卡,有可能继续走下去;一旦失败,之前投入的资金和科研力量就打了水漂。中科院计算所一位搞产业化的人士对记者表示,政府顾虑的总是鸡和蛋博弈的问题,但如果不给一个“生蛋”的机会,最终只会落个双输的败局。

  IPTV标准三堂会审定生死

  12月,对于AVS标准来说可能是黎明前的黑夜。该人士对记者表示,本来希望央视能成为AVS标准的试验场,但上个月央视已经采纳了洋标准MPEG2作为数字电视传输的编解码标准。央视的选择无可厚非,但现在AVS标准迫切需要有一片试验田来做试点,让政府、产业链上的企业都能看到AVS在技术和功能上都不输给国外标准。

  IPTV恰好提供了这样一个机会。AVS除了数字电视这块市场外,IPTV、手机电视、DVD等涉及到音视频编解码的产业都是AVS的目标市场。12月13日,由中国通信标准化协会召集的IPTV标准审查会秘密召开,而半年以来IPTV几乎触动了业界所有参与者的神经,标准之争、广电与电信间的纷争更是吵得沸沸扬扬。据了解,此次放在台面上审查的包括六大标准,这中间包括MPEG2、MPEG4、H.264、AVS等几个标准。审查内容集中在IPTV系统、功能模块、组网、视频解码等几个环节。

  有与会的专家透露,IPTV标准的筛选需要三堂会审才能拍板,13-15日的这次审查只是第一次同台竞技,因此,在选定哪个作为国家推荐标准上也不会有一个明确的说法。从这次参与的专家和厂商提出的意见看,都是在求同存异,尽量模糊标准间的差别,达到几个主流标准间的兼容性。但上述中科院计算所的人士却透露,IPTV标准可能不会像外界所猜测的那样只选择一个作为国家推荐标准,很有可能会有两个以上的标准胜出。他还表示,AVS入选国家推荐标准基本没什么悬念。

  而另外一个看法认为,专利费也是一个需要考虑的因素,目前MEPG4和H.264收取的专利费最多,不光是面向设备收费,还按照节目点播数量收取费用。AVS是国产标准,收取专利费少是自然的;而MEPG2这一洋标准专利费少则是因为MEPG2只面对设备商收费,但MEPG2很多专利要过期了。

  呼吁AVS晋升为国家标准

  在IPTV标准上,AVS之所以努力,是因为要争取的是一次标准产业化的机会,特别是在数字电视、IPTV等有广电系统、电信运营商主导的游戏中,不拿到标准,就没有话语权。而国产音视频遍解码标准AVS迟迟未能被信产部批准为国家标准,就因为AVS必须通过多个渠道来证明自己,消除上面部门的疑虑。

  12月6日,信产部科技司主持了AVS标准的技术签定会,鉴定委员会由包括5位院士在内的14位专家组成,鉴定过程中,AVS展示了包括解码器、转码器、播出服务器等前端系统,以及AVS接收子系统。鉴定的结果认为,AVS突破了第二代数字音视频编码技术中的核心技术,总体上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并在关键算法及其实现上具有独创性。这能否直接推动AVS成为国家标准的日程呢?

  AVS标准工作组秘书长黄铁军对记者表示,高清视频解码标准今年3月正式提交信息产业部公示,进入报批阶段,申请成为国家标准。现在已经过了8个月的期限,已到了批复的时间,但仍杳无音信。没办法,只能干等着。

  按照国家标准的申请流程,先申请国家标准计划立项,接着是起草标准;然后是征求意见;再下一步是送审、报批;最后是由主管部门进行讨论,形成意见后发布。现在AVS正处于一个两难的境地,不能如期被颁布为国家标准,AVS产业链上的企业在应用方面就会持观望态度,不会真刀真枪投入。眼下,广电系统正部署数字电视的地区试点,电信运营商中的网通、电信也紧锣密鼓地在上海、杭州、哈尔滨等南北多个地区搞IPTV的试点,如果一直这样拖延下去,AVS就错过了最佳的市场机会。

  一旦国内一些地区的数字电视、IPTV等多个领域遍地开花的局面形成以后,不管是央视等广电派还是电信运营商都是采取了“先上车,后买票”的策略,在设备采购中已经圈定了标准,投入的设备和网络不可能废掉,木已成舟的事实对产业化进程不够的AVS标准来说将是一个致命的打击。但至少现在颁布还来得及,如果因为错失机会而导致AVS标准最终“夭折”的话,洋标准就会背后偷着乐了。

  中国标准折在哪里了

  一个令AVS兴奋的信息是,在刚刚颁布的“ 十一五”规划建议中,国家明确了对自主重点技术标准的扶持态度,除软件、芯片外,数字音视频技术名列第三。黄铁军对记者表示,央视选择MPEG2没有错,因为“十五”计划制定的时候,AVS标准还没有出来。但接下来的2006-2010年是AVS的关键五年,是包括国家各部委、运营商需要认真来考虑的,AVS也就有了一个准备的时间。

  中科院计算所的人士对记者表示,政策上国家推荐标准迟迟不能批复,这让很多AVS产业链上的企业不敢投资,而没有更多的企业来参与应用的话,AVS就缺乏一个可以拿出来说的样本,这就是一个死循环,中国的很多标准都折在这里了——产业链上的企业各自为政,最终丧失了国产自主技术标准做大的机会。

  为此,国产AVS标准只能孤军奋战。12月1日,支持AVS标准的芯片“凤芯2号”露面,负责凤芯开发的宁波中科集成电路设计中心副总经理黄晁表示,明年第一季度或第二季度将可以实现量产,价格待定但应该在10美元以下。按AVS标准工作组的推算,未来十年如果基于“只收一元”的AVS标准为企业提供解码芯片,可以为整个产业链上的企业节约10亿美元,避免了采用MPEG4及H.264标准的高额专利费隐患。

  EVD标准的纷争,WAPI标准的“流产”等都给国内信息产业提供了一个重新看待“中国标准”的机会。当国外的3C、6C对DVD专利费开始不断抬高价码时,中国的DVD制造业虽然占据着全球80%的市场,但说倒就倒下了。汽车产业20年来以合资谋求“以市场换技术”的初衷也告以失败,“运十”因为国外的麦道“送”来了技术也仓皇下马,现在中国仍然在继续重复着以卖服装、鞋的利润换飞机的故事。“十一五”规划力挺自主技术标准的政策的确令人兴奋,但如何避免走回头路将是一个考验。

责任编辑:DVBCN编辑部

相关推荐

AVS标准获信产部批准 成音、视频领域国家标准

AVS是我国牵头创制的音视频信源解码标准。据AVS产业联盟秘书长张伟民透露,日前,信息产业部正式批准通过了AVS标准成为音、视频领域的国家标准,“尽管接下来按照程序还需要国家标准化委员会对此进行认证,但事实上这只是一个程序问题,春节前后就能批下来。AVS已经成为了国家音、视频领域惟一的标准。”据悉,接下来AVS主要会在产品应用和产业化方面加大投入,信产部对此也会在资金和政策方面大力支持。张伟民同时告诉记者,尽管不久前中央电视台采用了MPEG的标准,“但未

AVS成音视频国标 配套产业不健全阻碍推广

已通过信产部批准,有待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审批记者昨日从国家数字音视频编解码技术标准(下称“AVS标准”)工作组证实,国内音、视频领域的第一个“民族标准”AVS已通过专家技术鉴定并获得信息产业部批准,上报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待批。同时AVS秘书长黄铁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AVS成为国家标准已成定局。业界普遍认为,国家高调设立自主标准,为AVS与MPEG等“洋标准”在音、视频领域的竞争中增添了砝码。AVS加速产业化AVS秘书长黄铁军向记者表示,1月6日,信产部即正式批准AVS成为国家标准,提交给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按程序认证后,AVS标准将会成为我国音视频信源编码领域的国家标准。“目前,国家认

AVS视频部分获批成国家标准 3月1日起实施

我国具备自主知识产权的《信息技术先进音视频编码》系列标准的“视频”部分,已由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颁布,3月1日起开始实施。《信息技术先进音视频编码》系列标准简称AVS,是我国具备自主知识产权的第二代信源编码标准。顾名思义,“信源”是信息的“源头”,信源编码技术主要解决数字音视频海量数据的编码压缩问题,所以也称数字音视频编解码技术。它是数字信息传输、存储、播放等环节的前提,因此是数字音视频产业的共性基础标准。数字音视频产业是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的重要产业。我国目前已成为信息产品生产和消费大国,产业规模仅次于美国和日本,是世界上最大的多媒体应用市场。然而,我国数字音视频产品开发和生产企业在很多核心技

直面编解码标准丛林,行业老将指点中国AVS技术突围之路

回顾刚刚过去的2005,中国第一个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数字音视频编解码技术标准AVS在2005年终于有了开花结果的迹象。除了本土IC设计公司不断推出支持该标准的芯片产品外,AVS的产业化进程也在加快。在2005年10月的深圳中国国际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上,国内三大信息产业标准组织——闪联、数字电视地面传输标准清华方案(DMB-T)、EVD标准工作组分别与数字音视频编解码技术标准工作组(简称AVS工作组)签署合作协议,正式结成战略合作伙伴。AVS产业联盟副秘书长周鹏远透露,组建这个标准大联盟的初衷,一方面是整合国内各个产业标准重复浪费的资源;另一方面,增强每个行业标准的外围实力,与国际产业标准相抗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