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名制没有“最严”只有“更严” 虚商该何去何从?

2016-05-16 08:42:47 来源: 通信网 热度:
去年9月1日,工信部要求电信运营商在通过各类实体营销渠道销售手机卡时,用户必须出示本人身份证,并当场在第二代身份证读卡器上进行验证。这在当时被称作“史上最严实名制”。

 
然而今年4月47日,工信部发布《关于加强规范管理,促进移动通信转售业务健康发展的通知》,敦促虚拟运营商企业在一个月内完成实名补登记工作。如逾期仍存在违法违规行为的转售企业,可能将被基础运营商暂停分配新号码资源、暂停扩大业务合作范围,甚至暂停为该公司发展新用户提供支持。
 
现在正是虚拟运营商发展用户的关键时期,倘若因为实名制问题,在业务上受到限制,必将对企业未来发展产生严重的影响。面对这一比“最严实名制”更严的《通知》,虚拟运营商该何去何从?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许立东曾表示:“实名制是红线,转售企业即使有困难,也必须按照政府相关要求严格执行。通知规定了比较严厉的处罚措施,使得转售企业违规代价非常高,转售企业如果想持续发展,必须适应严格监管的政策环境。”
 
在《通知》里,工信部不仅对转售企业的实名制工作,从制度建设到技术操作规范上都做了详尽的指导,而且还要求基础运营商承担网络运营主体责任,与虚商密切协作配合。就此前虚商普遍反映的自身缺乏监控能力的问题,工信部此次就要求基础运营商与转售企业签订授权委托协议,将转售号码自身防治垃圾短信、骚扰电话和信息诈骗的治理体系。另外,《通知》中还希望行业协会加强协调监管,促进行业健康发展。
 
从中可以看出,实名制的治理绝非虚商个体的事情,而是整个通信行业要共同协作,努力配合去达成的。当然,在所有的这些参与者中,虚商肯定还是主体,必须发挥主观能动性。

在此情况下,虚商企业必然要把实名制作为现阶段的工作重心。远特近日就宣布四大举措推进实名制认证,如发布电话用户真实身份信息登记与保护管理办法、开展暗访巡查实行逐级负责制度、加大惩处力度等;阿里通信则宣布建立协查机制,非授权渠道售卡可举报;分享通信成立专门执行小组,开展自查自纠。蜗牛移动,前不久刚刚建立虚商行业首个“警企合作反诈骗合作机制”,近日推出“3+3”举措,其中包括设立百万举报基金,鼓励群众举报非实名售卡行为,用户举报一例非实名销售蜗牛免卡的,可得奖金1000元。同时也承诺,如发现用户信息存在虚假身份证,蜗牛自愿罚金10万。如此高的奖惩额度在虚商历史上尚属首次,也体现了虚商在推进实名制工作上的决心。
 
尽管如此,虚商在推进实名制上确实面临一些棘手问题。比如,由于目前在分配虚商卡号时,是以万号段为原则进行分配,即只能通过前7位方能知晓为哪一个虚拟运营商,而不是如三大运营商只要通过前三位即可知晓是那个运营商。虚商号码较难进行有效识别,这也使得目前舆论已经把42家虚商视为一个整体。这就在客观上容易造成一种“一损俱损”的局面:170/171一旦“失控”,虚商就集体倒霉。
 
上述问题的解决考验政策主管部门的智慧,问题的根治也需要一定的时间。不过,面对170号段诈骗现象频出,虚商还是需要高度重视它给整个行业和用户所带来的诸多负面影响。正如工信部信息通信发展司副司长陈家春所言,从行业的角度来讲,170号段被打上了负面标签,对于转售业务的持续健康发展是不利的;对虚商企业本身来说,也其业务宣传和发展同样不利;对于用户而言,这直接影响了用户170号段用户的正常使用,侵犯了170号段用户的合法权益。
 
所以,无论“最严实名制”,还是“强制实名制”,作为虚商发展的红线,实名制是虚商迟早要跨过的“槛”。自古华山一条路,面对实名制要求,虚商不能有任何的侥幸心理,唯有按照工信部的要求,与基础运营商密切协作,加强渠道管理,做好技术支撑和自查自纠,即便以暂时的阵痛为代价,也要做好实名制工作,避免侵害用户权益,从而为用户提供更有价值的服务,也为虚商行业的长远健康发展做到“守土有责”。 

责任编辑:吴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