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投影:下一个互联网经济金矿吗

2017-09-06 16:12:45来源:投影时代网 热度:
一部《战狼2》,用50亿元的票房刷新了国产电影的历史票房纪录。这一现象级作品,代表了中国电影市场的真正能量。但是,即便如此,业内人士依然认为国内至少还有50%的人口,没有被带入到现代电影市场之中。——这就是“共享投影”要解决的问题。
 
从录像厅到院线的观影变革
 
历史上,中国“电影观众”最多的时代,是上世纪90年初中期。那时候风靡一时的“录像厅”代表了最先进的观影文化。虽然录像厅也曾经是“黄赌毒”的聚集地,但是“瑕不掩瑜”,录像厅的繁荣足以说明国内观众对“电影”这种影视文化的需求是巨大的。电影产品在中国获得一种高普及度的市场认知是有消费基础的。
 
但是,随着黄赌毒问题的严重化,以及知识产权问题的浮上水面,录像厅的生存失去了社会舆论、政治民意和经济基础。特别是影片的版权问题,成为重要的制约因素。有行业内老人曾经指出,盗版几乎是曾经辉煌的录像厅的“行规”——这并不是说其购买的录像带、VCD、DVD是盗版产品,而是说这些录像带即便有正式版权,该版权也仅仅是基于家庭欣赏的,不能被用于商业用途。
 
 
当然,对于正式的电影院线,版权问题的商业逻辑早已理顺。正式的院线,巨大的投资也不容许留有版权问题的漏洞。正式的院线以档期新片为核心的经营方式,以效果震撼性为特点的卖点,亦不可能留有盗版产品的生存空间。
 
可以说,正式电影院线的发展是对曾经的录像厅文化的“正本清源”。不过,从消费逻辑看,电影院线并不能与录像厅简单划等号。其中,电影院线基本以档期新片为主,录像厅除了主推新片外,也把历史老片作为重要卖点。这使得在今天录像厅基本消失,电影院线盛行于世的时候,事实上有一部分市场需求被“忽略”了。
 
这是“排片制度”和“点播制度”之间的市场差异。录像厅以点播为核心的营业逻辑,更类似于今天的“网络视频网站”;电影院线的“排片”制度,则更类似于传统的广播电视台。目前,视频市场,网络和广电已经形成竞争型的互补关系;那么录像厅能否重出江湖和正规院线也来一次互补呢?
 
电影也需要“点播”厅
 
2017年8月23日开幕的birtv广电展上,深圳定军山科技有限公司展示了一种“点播影院播控认证管理平台”技术产品。据介绍,该平台将互联网、智能移动终端服务融合,结合数字电影智能点播放映一体机,提供完整的线下电影可点播放映厅、核心设备及线上运营服务平台。
 
中国电影科学技术研究所的专家也指出,一部好的电影,无论是市场经济价值,还是艺术价值都不仅仅“止步于排片期”。所谓的“期外”市场,随着《美人鱼》、《捉妖记》、《战狼2》这样的现象级大片的增加,已经有启动的基础。例如,虽然《战狼2》创造了历史新高的观影人数,高达1.4亿多人次。但是,对比整个广电市场的消费者而言,绝大多数人还是不能在“第一时间”到电影院欣赏这部影片。
 
 
当然,有很多人士指出,网络视频、电视台的播放,在手机、PC和TV端,电影也能被不断的播出和欣赏。这些手段足以形成巨大的人口覆盖,弥补电影院线的“排片不足”。但是,这个观点忽略了一个显著的事实:即电影大片的一个核心价值就在于大屏震撼性。而私人设备很少能提供这种震撼体验。
 
电影观看的大屏效果、影像效果、专业的影院装修环境,这些都是家庭TV所难以满足的。即便那些购买家用投影机的消费者,也很难在家里得到电影院线那种体验效果。一般私家影院的画面尺寸集中在100到150英寸,而电影院线的画面尺寸,7米宽的屏幕就已经是“小厅小幕布”。
 
对此,专业“点播影院”的定位即应该是,尽量保留大屏震撼性的同时,缩减影厅的大小规模,提供差异化的、线下片、历史片的定制化欣赏空间,提供私密化、家庭化、多元化的影视文化服务。——这种服务在市场格局上有点类似于KTV产品。一般以4-6米的幕布,10-20人的小厅为主要消费形式。亦可同时提供部分餐饮和酒水服务。这种点播影院亦可以和其他娱乐方式,比如KTV、网吧等混业存在。
 
这种产业设想,非常像历史中的录像厅的升级版——更强大的硬件,但是相似的产业格局。主要目标不仅仅是单独的观影,也包括了社交价值。
 
国家倡导的“共享投影机”
 
2017年4月21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了《关于规范点播影院、点播院线经营管理工作的通知》——这可以算是在“共享经济”领域,首个由国家倡导开头,而非互联网产业创新为起点的“新消费”领域。
 
为何说点播影院是“共享投影机”呢?因为,和TV、手机等产品比较,点播影院的真实吸引力主要在“大屏投影效果” 上。例如5000流明激光投影,形成4米以上宽度的画面,设备投资可能在2.5万元左右。这与家庭电视机的画面大小形成鲜明对比;也与正式院线的数十万、甚至百余万的放映设备投入形成鲜明对比。
 
这种大屏幕效果,对于家庭而言,一般没有足够的空间自我装备。同时,即便自己购买百英寸显示设备的家庭,也会面临效果有限和设备应用频度的考验。反而是,专业的点播放映场所,能够提供效果更佳、内容更丰富的娱乐选择。
 
 
尤其是在内容上,最火爆的影片,往往不是“下院线”马上就“上网络”。后排片期的经济效益考量,让制片方更青睐点播影院。拍片期过后,也只有点播影院的显示效果,能够基本满足这些大片固有的效果和艺术追求。
 
所以,点播影院本质是“双向共享”——向消费者共享大屏设备,向制片方共享长期有效的大屏观影“落地”渠道。这或许是直至目前,这种共享大屏经济尚未发展起来的原因:毕竟双向共享要比共享单车这样的单向共享经济“结构更为复杂”。
 
历史上,录像厅文化已经建立了不错的放映设备“共享模型”,但是由于迟迟无法解决“版权”问题,而夭折了自己的生命。这重分说明,共享投影大屏,这种新经济的命门在“内容共享”方面。
 
基于成熟的知识产权商业环境和互联网技术的“大屏共享”
 
解决不了版权安全问题,点播电影就难以获得真正的成功。这一点充分得到了行业人士的认同。
 
从目前的院线市场的成功经验看,影片不被盗版,或者说“新片”文化,是最核心的竞争力。三五十元一张的电影票,必须具有一定的内容“稀缺性”,才能撬动消费者的欲望。点播放映市场也是如此。如果点播放映市场没有自己独特的内容,其吸引力必然大打折扣。仅仅依靠大屏效果,聚集起来的消费力量,未必能平衡前期投入和运管开支。
 
 
同时,从内容方的热情看,如果点播放映方式没有额外效益:即便无法媲美院线排片,也应超过将版权授予视频网站或者电视台的收益,否则内容方则会更倾向于一次性的版权出售,而不是长期经营。在这一点上,点播放映机构和内容方的价值是一致的——即这是一种基于更好视听效果、更高附加值的经济方式。
 
另一方面,从版权业的发展看,政策上国家对知识产权的保护越来越重视,执法效率和力度不断加大;消费者方面,对知识产权的认可不断增加,自觉抵制盗版的风气基本形成;商业逻辑上看,一次性出售版权的经济方式日益式微,分渠道、形式和时间版权授权的方式,被版权方和购买方广泛接受……这些方面的产业发展,亦为点播影院的运行提供了必要支撑。
 
当然,在谈论商业模式、产业趋势的时候,点播电影放映行业还必须认识到“互联网”技术的重要性。
 
比如,在数字电影技术之前,以胶片为载体的拷贝,一部大片几十公斤,甚至上百公斤重量的胶片,及其复制过程的巨大成本,就是“电影流行”的最大障碍。数字电影时代,基于光盘的拷贝方式,极大的方便了一般院线的发行,提高了产业效率。
 
但是,对于广泛存在于社区、商业角落的,以点播为主的小放映厅,即便是光盘拷贝都是一个“力气活”——这种拷贝方式,对于历史存量电影而言,查询和放映并不方便;对于版权方而言,也难以控制版权的使用。事实上,只有完全基于互联网发行和放映的技术,才能保障内容的达到、应用、版权保护和版权收费的所有必要“可经营”要件。
 
即,国家提出鼓励点播电影放映产业发展的规划,本身就是基于“宽带互联网”及其相关技术的普及的。同时,这一产业政策的提出,也是基于观影市场本身的发展、版权和知识产权制度的发展而做出的。这一“共享投影大屏”商业模式设计,是拥有充分的“经济和社会条件”的。
 
拓展先进文化产业的社会价值
 
2017年,中国大陆市场将拥有4万块银幕,成为全球第一大银幕市场。但是,如果使用人均大法。我国的人均大屏幕量只有美国、日本或者欧洲的四分之一。市场空白巨大。
 
同时,国内每年产生400部的电影,历史积累量更是天文数字。这些电影,即便如《战狼2》那般火热,排片周期也只有两个来月。事实上,能够排片一个月的电影就已经是粉毛麟角。更多的产品,未有人关注,就已经被尘封进档案馆——档案馆里的历史电影更多,很多很好的艺术作品,受到渠道体制的限制,不能被充分的发掘出社会价值。
 
 
市场的另一端,虽然TV或者网络也时不时的有电影上线。但是,TV的播出制度,直接导致它具有院线的色彩——即喜欢新产品,对历史作品无法持续重复播出。网络虽然是点播体制,但是很多影片的版权方式,决定了必须采用付费点播才能“收回成本”。但是,没有好的视听设备,付费点播的观看效果大打折扣,严重影响了消费者的“付费热情”。
 
以上三个方面的分析可以看到,共享大屏的需求是明确——比如网络付费电影的欣赏、历史电影的再上映、延长优秀影片的在排时长、消费者灵活自主安排观影计划等等。可以说,点播电影这种方式,是经济价值、社会价值、产业价值和消费需求的高度统一;也是补平产业缺口、连接不同差异化需求、打通电影产业另一条变现路径的关键节点。
 
总之,让大屏共享、让电影可以点播,这不仅是国家政策的号召,亦是行业发展的必然,也是消费者的客观需求。当然,从电影设备角度看,这也会是一个规模巨大的新金矿——在4万块大银幕之外,再有40万块可点播的中小屏幕不是不可想象的愿景。

责任编辑:张奥迪

为您推荐

欧泰罗:诺基亚渴望成为真正的移动互联网公司

欧泰罗并不认为手机将来会取代电脑,“可以肯定的是,手机将成为新的电脑。” 除其硬件厂商的身份外,诺基亚已经把长远的自身定位放在了软件服务提供商甚至综合解决方案提供商上 当手机行业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当苹果等消费类电子企业甚至Google这样的互联网企业也开始大举进入这一市场时,传统的手机企业怎么办? 诺基亚给出的答案是:转型,从传统的通信企业向移动互联网企业转型。用诺基亚CEO康培凯在“NokiaWorld2006”大会上的表述来形容这一转型,就是:“诺基亚渴望站在这一新时代的前沿,并成为真正融合互联网和移动性的公司。” 从最初的木材企业,到橡胶企业,再到电缆企业,直到现在家喻户晓的通信

移动互联网时代来临 诺基亚主动布局

目前收购Symbian仅能弥补战略缺陷,新兴市场开拓仍面临运营商难题 6月24日,诺基亚宣布将以4亿多美元收购全球最大手机操作系统公司Symbian52%股份,使后者成为自己全资子公司,同时承诺将把后者手机操作系统免费对外开放。 这是诺基亚捍卫自己在智能手机市场的地位,并对抗微软、Google等竞争对手的一个无奈之举。作为全球手机市场的龙头,诺基亚在美国市场近来节节败退。市场研究公司StrategyAnalytics的数据显示,尽管努力多年,诺基亚在北美市场的市场份额已从两年前的20%跌至仅7%。4月17日诺基亚发布的一季度财报显示,其在北美的手机销量下降46%,仅为260万部。在面对i

互联网,多媒体手机进入新天地

新天地,上海这个国际大都市中知名的时尚休闲之地。罗睿哲和我对坐在桌前,从进入新天地内这家咖啡厅到现在,他一直滔滔不绝地向我介绍着自己公司的新产品,一种基于手机平台的SNS(SocialNetworkingServices,社会性网络服务)软件。虽然只停留在DEMO阶段,但这个小玩意囊括了目前SNS中较为吸引人的几种组件。罗睿哲的手机SNS是在Symbian操作系统S60平台上开发的。“人们常说手机已不是单纯的通信终端,因为拍照、视频音频播放,他们已能替代数码相机、MP3、PMP(便携式媒体播放器)等设备。作为多媒体终端,手机最关键的是能与互联网相通的特性。”近日,市场调研机构MultiMedi

CMMB产业发展与移动互联网展望

今天上午我想给大家分享一下CMMB产业发展和移动互联网,做这么一个展望,我想从CMMB产业发展,就是给大家介绍一下现状,然后跟大家共同探讨一下移动互联网和CMMB整个产业的发展在哪些地方可以有一些共同的结合点。我们知道,前几天大概是在4月13号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了一个一年一度的文化蓝皮书,里面很系统的归纳总结了2008年文化创意产业的动态和基本情况。同时,也对2009年乃至后面几年的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方向和动态有这么一些探索和估计。其中我注意到有这么一句话,他说3G和中国移动多媒体广播CMMB的推出,标志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来临,文化产业进入业态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的时期。3G和CMMB一直是作为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