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 手机WAP

5G时代再近一步:中国移动“秀肌肉” 3大运营商新表态

编辑:玄文成发布时间:2018年08月13日
【导读】在中美贸易问题迎来转机之际,21日,沪、深两市强劲反弹,上证指数收复3200点关口;5G概念大涨2 68,中天科技...
在中美贸易问题迎来转机之际,21日,沪、深两市强劲反弹,上证指数收复3200点关口;5G概念大涨2.68,中天科技、天邑股份、广和通等3股涨停。值得注意的是,围绕5G通信,近期一系列重要事件值得关注。一是美国总统特朗普推特发文后,中兴通讯禁售事件有望迎来转机,中国5G进程受到的不确定性影响有望减弱;另外,下个月,5G标准的制定也将迎来关键时刻,按照计划,3GPP(第三代合作伙伴计划)将公布5G独立组网标准(SA)。记者注意到,近期,中国移动在5G试验方面频繁“秀肌肉”,湖北、雄安、杭州等地方移动公司相继公布了试验进展。
 

 
相比之下,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在这方面则低调很多,不过,今日有消息称,贵州省首个联通5G基站在贵阳市开通,实测速度惊人。一位通信设备商人士向记者表示,三大运营商有各自独立的战略规划,定位、禀赋都不一样,因此在5G试验进展上没有可比性。
 
“无论是新技术、新产品或是新应用,中国移动作为市场领导者,其战略就是要不断地投入、做前瞻性的工作,并保持领先地位;但是作为跟随着,策略就完全不一样了,或许应该更稳健一点。因此,三家运营商5G试验的不同阶段并无好坏之分。”该人士说道。
 
对于三家运营商而言,虽然现阶段的试验进展不一,但也面临共同的挑战,例如频率的不确定为试验增加难度、试验阶段资本投入无法收回以及规模商用后投入成本高等问题,另外,三家运营商在采用非独立组网标准(NSA)还是独立组网标准也尚未最终确认。
 
中国移动5G“秀肌肉“
 
湖北移动近日表示,湖北5G商用进程持续加速,6月底,首批20座5G基站将在有着“中国光谷”之称的武汉东湖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建成,目前已完成12个基站的建设,6月底前将完成剩余8个,并具备5G测试开展条件。
 
据悉,武汉是在今年初被列入中国移动首批5G试点城市的,年内将完成超100座5G基站建设;主要分布在光谷、汉口江滩、汉口火车站三大区域,其中光谷是最大的5G基站分布区。
 
雄安移动也于近日在雄安市民服务中心成功实现5G自动远程驾驶启动及行驶测试,5G基站实现测试区域覆盖,测试车辆通过雄安移动智慧体验中心内模拟驾驶舱远程控制。
 
本次测试中,通过雄安移动智慧体验中心内的远程模拟控制舱远程控制园区内的测试车辆,实现行进、转向、减速刹车的操作,完成了一阶段5G低时延特性的业务实施验证测试;雄安移动还将测试5G高清视频回传,并验证5G大带宽特性。
 
浙江移动也宣布了打造杭州“5G之城”的建设规划。更早之前,今年3月浙江移动就在杭州建成了首个基于3GPP标准的5G试验站点,目前已建成数十个5G试验站点,预计年底建设规模超百站。
 
上述设备商人士认为,国内运营商中,中国移动在5G上的试验是比较激进或者领先的,尤其是在测试、外场试验等方面,中国移动都有完整的规划。中国移动副总裁李正茂在世界电信日的一场活动间隙向记者表示,中国移动5G试验正在推进,但“并不存在激进(的说法)”。
 
“中国移动在5G方面进展最超前也最积极,无论从资金实力、人员配置来看,中国移动也有基础走在前面。”一位券商研究人士向记者说。按照中国移动此前公布的计划,今年建设的5G试验基站数量将达到1000个。
 
此前有运营商高层向记者表示,由于5G试验阶段的投入无法收回,在这一阶段投入越多,损失就越大。针对这一说法,该研究人士认为,试验阶段基站和商用基站不一样,由于频段资源没有确定,每家运营商会围绕不同频段来测试试验效果,这就导致很多投入会损耗掉。
 
“反过来,如果没有充分的5G试验就直接让消费者使用,怎么知道网络的好与坏呢?”该人士认为,通信产业从1G发展到5G,中国话语权越来越重的核心原因,一是由于技术实力在增强,二是产业化推进非常快。
 
该人士指出,中国移动一年的资本开支超过联通、电信总和,意味着产业链厂商一定要跟随中国移动介入的方向走,从这个角度讲,试验阶段的投入砸下去了,但代表的是未来的话语权,在技术引领上更有意义。“必须跳出单一企业局限,5G试验是涉及国家战略的问题。”
 
联通、电信进展如何?
 
在中国移动的“高压”下,联通、电信5G试验进展虽然不如移动高调,但也屡屡释放信号。昨日,中国联通就宣布,贵州首个联通5G基站在贵阳开通,该5G基站在外场环境、100MHz带宽下,单台终端测试的5G网络峰值下行速率达到了1.8Gbps,平均速率稳定在1.7Gbps以上,实测速度惊人。
 
按照规划,贵州联通将在2018年底前完成5G规模组网试点建设,在贵阳市建设连续覆盖的5G试验网络,并开展超大带宽、超低时延相关技术验证和业务应用验证。
 
中国电信方面,上海电信5月17日与东方明珠等公司发布了国内首个5G测试网络的8K视频应用平台“5G+8K试验网”,并实行8K超高清视频业务试点。另外,中国电信在兰州的5G技术试点试验也于近日正式运行。
 
关于5G,联通、电信高层也屡屡发声,例如,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在本月初的年度股东大会上表示,集团已宣布今年将在16个城市进行5G外场测试,并且测试主要定位于工业互联网和交通互联网等行业的信息化应用,并分担不同的测试任务。
 
据记者了解,中国联通的5G试点城市包括北京、雄安、沈阳等,试点内容包括智慧奥运、智慧城市、工业控制等。对于这一部署策略,王晓初解释称,在消费市场5G会对4G产生替代,但不会有太多增量;相比而言,行业信息化应用是创造新价值的重点,也是中国联通的主攻方向。
 
至于5G规模商用的时间,王晓初认为,由于技术标准尚未最终落定,希望给研究部门和制造商多一点时间(准备),初步判断2019年底是商用最快的时间点。
 
中国电信技术部副总经理沈少艾也曾表示,中国电信正在通过应用牵引,在2017-2018年开展小规模外场试验,2018下半年到2019年开展规模及预商用试验,而2020年是实现5G正式商用的时间。
 
当然,对于三家运营商而言,目前需要考虑的问题还包括是采用独立组网标准还是非独立组网标准部署5G。两者的区别在于,后者可以借用4G的核心网,初期部署成本较低;而前者则是一套全新的网络系统。
 
“据我们了解,中国移动虽然尚未完全明确,但是他在采用独立组网标准部署5G的倾向更为明显;而电信、联通最初倾向于非独立组网标准为主,但是现在也越来越希望通过独立组网来部署5G。”
 
上述研究人士告诉记者,运营商在选择独立组网或者非独立组网部署5G时,面临多种利益权衡,一是非独立组网的核心是平滑过渡,借用4G底层网络部署速度更快,但是并不能达到真正意义上5G的标准和要求;
 
 
二是从技术演进角度看,5G部署终究是要实现独立组网的,虽然非独立组网方式初期投入低,但如果先实现非独立组网,再实现独立组网,总体投资支出有可能增加;
 
三是运营商如果考虑非独立组网部署,就需要依赖4G网络和现有的设备供货商体系,但如果选择独立组网部署,面对的就是一张全新的网络,也可以经由新的供应体系来部署,而不是局限于现有的设备架构和厂商份额。
 
三家运营商都不可回避的问题还有,5G部署的总投入势必远超4G网络的部署。此前,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运营商希望单个5G基站折算的成本能够控制在单个4G基站成本的1.5倍以内。
 
不过,上述设备商人士则向记者提供了另一种看待5G部署成本的角度,他认为,参考4G时代,智能手机的广泛应用使数据量呈现爆发式增长,运营商为了实现规模效应就必须扩大规模,建更多的基站,因此5G阶段的建网总成本必然会增多,但是随着使用量的进一步增长,平均成本是有可能低于4G网络的。
分享按钮
来源:C114 (阅读: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