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对话王松:走过CDN 20年,蓝汛如何再造互联网?

2019-01-23 09:53:13 来源: 雷锋网 作者:王刚 热度:

在王松略显古典的办公室里,挂着两张地图:一张是蓝汛定制的2018年全球互联网地图,另一张是2019年全球互联网地图。

它们很全面地反映了目前全球互联网的连接体系和发展速度。而蓝汛接下来几年的重点方向,就是围绕图中纵横交错的线路施展宏图。

王松是蓝汛ChinaCache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是CDN领域公认资历最老的一批人,他创办的蓝汛一直是CDN行业的创新摇篮,大批行业领袖均出身于此。蓝汛在2000年成为中国首家获信息产业部(工信部前身)许可的CDN服务提供商,此后业务突飞猛进,直至与网宿科技两强并立,成为“CDN双巨头”。

现在的CDN,被云计算吃掉了太多的市场,闷声发大财的时代早已远去,市场的天平倾向了低价者。王松说,只有少数人看到了CDN之上的蓝海。

这个蓝海,就是蓝汛想在互联网基础架构领域“互联网交换中心”干一番大事业——尽管,很多人几乎不懂也不关心这个市场,但王松告诉雷锋网,这是CDN新的机会点,也是整个中国互联网的变革根本所在。

做“尝鲜者”:打造CHN-IX 接入BAT等主流云厂商

20年前,当你坐在电脑前面,输入域名,敲回车,只能喝杯茶后回来看结果。现在,敲完回车,页面立马弹出来,你可以尽情在网络海洋里冲浪。

这就是蓝汛1988年在国内首倡的CDN技术带来的效果。现在,在整体CDN行业转型升级趋势之下,王松发现,互联网交换中心实际上就是今天互联网的核心。

何为互联网交换中心?它是不同电信运营商之间为连通各自网络而建立的集中交换平台,互联网交换中心在国外简称IX或IXP,一般由第三方中立运营,是互联网的重要基础设施,荷兰的AMS-IX、香港的HKIX、美国的Equinix IX等最为知名。

王松认为,中国目前基础网络架构的互联网化还远远没有完成,依然是基于电信的网络。而物联网接踵而至,网络架构已经成为制约中国网络发展的重要瓶颈。

互联网化,很重要的一个特点就是混合连接,而不是以运营商为中心的网络连接。过去20年,互联网主要形态以接入运营商为核心,而现在,互联网应该以内容为核心。比如,Google就建立了自己的内容网络,并积极发起“重构互联网”运动。

据王松介绍,目前互联网交换中心在全球有大约788个,美洲有149个,欧洲接近355个,亚洲量级也相当大,不过,中国目前还没有真正具备国际影响力的交换中心。因此,蓝汛要做探索者和尝鲜者。

在蓝汛,互联网交换中心称作“CHN-IX”,为内容商ICP和运营商ISP提供高质量的IP互联以及相关的云接入,每个ICP或者ISP只需连到IX上就可以与所有相应的ICP/ISP进行互联,充分提高互联网穿越流量效益,同时降低成本并提升上网品质。接入方式上,目前可提供1GE、10GE、多链路10GE捆绑、100GE等多种端口。

CHN-IX由阿姆斯特丹交换中心AMS-IX提供技术支持,通过其多年运营互联网交换中心的国际视角,将成熟的商业体系和交易经验带到中国。截止目前,蓝汛已经在全国主要一二线城市建立了多个CHN-IX,而北京地区的CHN-IX则坐落在蓝汛首鸣大规模数据中心园区。

雷锋网了解到,合作对象上,目前CHN-IX已经接入AWS、阿里云、百度云、华为云、腾讯云和平安云等主流云厂商。

交换中心的真正价值在降低成本

放眼BAT在各个赛道拓展业务,生态效应逐渐形成,加上各自自建传输网络的努力在凸显,大有成为垄断者的趋势。王松针对此现象,也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其实这个不一定是个好事。过去电信运营商垄断,现在垄断者有可能易主。

其言下之意就是,BAT等公司构建网络体系架构成本高,最后还是要分摊出去的。另外,垄断本身造成的网络隔离(就像电信联通的南北分割),让各家之间互相排挤,对于用户来说是极大的损失。

另外,谈到CDN行业“面粉比面包贵”的问题,王松表示这是CDN行业近两年的独特现象。其根源不是大家非理性的竞争,而是没有在网络架构层面解决根本问题,造成电信资源的集中汇集,带宽成本极高,而以内容和应用为核心的网络架构一直无法建立,CDN价格就会接近天花板或者干脆倒挂。

CHN-IX与阿姆斯特丹交换中心AMS-IX的合作

他举了Google的例子。2015年,王松和Google高层交谈时了解到Google在带宽成本上97%是免费的,考虑到Google业务上涌动着巨大的流量,当时在场的人都以为这位高层说错了,后来这一说法得到了验证。

“当我知道Google、亚马逊这些公司其实是通过全球六七百个互联网交换中心来实现互联的时候,就明白了其中的奥妙。”

成本到底是怎么降的?

王松对雷锋网表示,网络中一对一连接,成本不会降低,但是当连接数量达到100乃至1000,每个人所付出的成本就会缩小相应倍数——这就是互联网化的网络架构和电信化的网络架构最根本的区别。所以,互联网交换中心的价值不仅在于提高用户体验、改善网络效率,更为真切的是降低了带宽成本。

谈5G:缺少iPhone般的应用驱动5G 但可能是游戏

谈网络架构建设,不得不说到5G。

5G进度表上,各大电信运营商纷纷表示2019是商用之年。王松觉得,5G网络延迟基本会停留在个位数(2-5毫秒),还会给物联网提供很大的机会。但是,由于存在跨网、跨地区、跨应用和跨内容,原有的电信网络依然会对这种数据交换产生制约,简单来说,就是5G投入了很多,但是网络连接依然会遭遇重重阻隔,几十毫秒就在后端被白白浪费,效率非常低。

另外,他觉得现在的5G有点像当年的3G网络——缺乏催生网络爆发式普及的应用。幸运的是,3G时代出现了iPhone这样的智能手机,3G的风才吹起来,而5G到目前还没有被强势的应用带动向前奔跑。

不过王松也预测,消费级的市场足够大,会首先带动5G发展,而高质量的游戏将是5G实现大规模爆发的一个点,届时用户可以摆脱硬件终端,在游戏上实现很好的体验。值得一提的是,目前亚马逊、微软和Google等公司正在云游戏上大做文章,与王松的观点不谋而合。

“网络架构如果不改变,5G的很多功能无法发挥。在这一点上,我感觉5G的发展其实对网络架构价值会更大。各个接入网、各种内容、应用、数据中心、云之间的连接,都有巨大的改善空间。”

与阿里云化敌为友 蓝汛做的是“个性化”服务

和阿里云的合作,算得上是蓝汛在边缘计算领域一次比较重要的事件。毕竟,双方在CDN领域一直是竞争对手的身份存在。

2018年,蓝汛和阿里云正式合作。其内容是蓝汛把CDN边缘服务器开始往阿里云的边缘计算平台上迁移。截止到2018年底,蓝汛超过50%的网络边缘服务器迁移成功。雷锋网了解到,这个合作其实相当于蓝汛的CDN边缘服务器成为了阿里云的边缘计算节点,而阿里云的计算平台则扩大了蓝汛的CDN客户服务能力。

“我们交付的还是不太一样,因为蓝汛更多的是把云资源整合,在它的资源基础之上,蓝汛去提供个性化的应用服务。”

现在公有云厂商普遍寻找一条新路:吸引开发者在云平台上做开发和应用(苹果、微软大多如此)。而蓝汛就是针对这部分用户做细节处理(包括本身已有客户)。如果云厂商选择自己来做,一般会造成许多重复工作和资源浪费,内部开发也会变成劳动密集型的工作,投入产出比非常不合理。王松说,若是交给蓝汛来维护客户,则可以放心做甩手掌柜了。

另外,当云厂商的业务方向与用户出现冲突,很可能因为竞争原因将用户排挤掉。但是眼下,AWS和VMware正在尝试推出硬件的合作给了行业启示:竞争对手变伙伴,共同面对客户、面向市场。CDN、边缘计算上也同样如此,蓝汛就是要做差异化服务。

对于国内CDN边缘节点下沉(例如社区云的出现)等业界举动,王松觉得,目前机会并不大。在国外,Netflix充分利用了互联网交换中心来实现内容的连接和更新,真正做到了对驻地网的覆盖,但中国最大的难点是缺乏互联网这个架构,没有这个架构,社区CDN节点、社区云就很难做起来。

“名存实亡”的交换中心 蓝汛要真正做大做强吗?

与阿姆斯特丹交换中心AMS-IX的合作,王松直言不讳:实际上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尽快把它们这些规则标准复制过来。

“互联网交换中心,国内并不是说完全没有,在我们之后也都出现过,但是国内的交换中心都变味了,都变成了倒卖带宽的平台了。”

有资深行业人士告诉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此前中国确实也有过交换中心的雏形,但依然是政府主导而非市场议价。比如,15年前,工信部要求电信运营商解决国家教育网(科学家吴建平等人起草成立)的互联问题,但是由于多方因素,运营商表面上在交换中心做了互联,但是背后以限制网速的方式减小了商业利益的受损。

这种交换中心名存实亡。

但是,可喜的是,“互联网交换中心”这个词被明确写在了《十三五规划》(2016-2020)中的:

“探索推进互联网交换中心试点,进一步优化互联网骨干网络架构,推动网间带宽持续扩容。”

外人不知的是,这其实是蓝汛在背后推动国家重视这件事的。这意味着,推动交换中心的发展,既是目前市场的需求,也是国家一脉相承的一种政策。“适度超前布局、集约部署云计算数据中心、内容分发网络、物联网设施,实现应用基础设施与宽带网络优化匹配、有效协同”说的也是这个意思。

在美国一些有价值的交换中心里,AWS、微软Azure、Google云都能其中相互打通,这也成为这些数据中心的卖点。而现在,王松也了解到,国内有些客户是希望在使用A公司的计算能力同时,能用到B公司的AI能力——蓝汛能做到。这就是CHN-IX的价值。

蓝汛ChinaCache创始人、董事长兼CEO 王松

对于未来,王松充满信心。

责任编辑:张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