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基站成边缘计算新入口,最大的投资机会看这里

2019-03-12 09:31:10 来源: 入库 热度:

随着5G商用的持续推进,网络架构的变化方向也逐渐步入大众视野,边缘计算便是其中之一。

作为5G热点下的新主题,边缘计算在A股被大肆炒作,相关标的涨不停,各大行情软件也不得不单独列出一个边缘计算板块。但大部分人对边缘计算仍一知半解,那么,边缘计算究竟是什么?港股是否有相关标的?

接近终端的边缘计算

事实上,边缘计算并不是一个新鲜词,早在2003年,内容分发网络CDN和云服务提供商Akamai(阿卡迈)便与IBM合作开发边缘计算。时至今日,该概念被二级市场热炒,主要是因为MWC(中国移动通信大会)上,英特尔、浪潮科技等纷纷在大会上展示了边缘计算基础设施产品,且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在大会上宣布了边缘计算的发展思路,向来炒预期的二级市场按捺不住了。

要弄明白边缘计算,就要知道5G技术的特性。目前,5G技术有三大特点,分别是eMBB增强移动带宽、URLLC超高可靠超低延时通信以及mMTC物联网。三大特性对延时、带宽和安全性等方面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但在部分应用场景中,比如自动驾驶的车联网,由于车辆需要实时分析路面情况,对数据的传输要求低延时,以增强自动驾驶的安全性。

如果所有数据都上传云端分析后再传回车辆终端,在造成带宽的浪费的同时,也增加了延时,并不满足车联网的场景需求。因此,需要一个技术解决低延时的痛点,而边缘计算能很好的解决这一问题。

边缘计算是指靠近终端或者是数据源头一侧,采用网络、计算、存储、应用为一体的开放平台,对就近的终端提供服务。由于离终端较近,能更快的响应网络服务,以满足低延时需求,而云端仍然可以访问边缘计算的历史数据。

因此,边缘计算与云计算之间相互协同,互为补充。云计算擅长全局性、非实时、长周期的大数据处理及分析,而边缘计算更适用于局部性、实时、短周期的数据处理和分析。边缘计算最大的作用,即重新分配网络资源以及触达更多的应用场景终端。

小基站成边缘计算新入口?

虽然A股的二级市场边缘计算炒作火爆异常,但目前的边缘计算仍处于行业发展的早期,且最终的市场规模大小很难被预测。中信建投证券认为,推动边缘计算发展的并非该项技术本身,而是市场需求。市场需求又由应用场景所决定,如果更多的应用场景被开发,下沉的节点更加密集,边缘计算的规模也就越大。

但不可否认的是,边缘计算已成为了一种新趋势。国金证券对受关注度较高的十大边缘计算应用场景进行了调查,发现视频内容加速、无人驾驶、AR/VR、工业互联网、游戏是受关注度最高的行业。

应用场景的不断探索,将对边缘计算产生巨大需求,且5G的核心特征是将网络能力重配至边缘,提升与场景的强关联,随着不断触达下游场景,边缘计算将更加接近人群和终端,而小基站在高密度、易部署、自优化和低成本方面与边缘计算平台高度契合,当边缘计算足够下沉时,有望成为边缘计算的新入口。

重点关注京信通信、中国铁塔

对于投资者而言,边缘计算是个不可多得的投资机会,但随着产业部署的推进,不同阶段最为受益的企业也有所不同,但可参考云计算模式,按“基础设施及硬件——软件平台——应用服务”的节奏进行投资。

国金证券认为,从长期看,在云计算、AI技术和产业上有着深厚积累和前沿布局的平台型企业有望成为边缘计算浪潮中最大的受益者。但短期来看,相关基础设施及硬件厂商更具投资价值,涉及的对象包括边缘计算设备厂商、边缘计算节点资源、以及边缘计算运营方。

在港股中,中兴通讯(00763)是典型的边缘计算设备生产商,推出了首款边缘计算服务器ES600S MEC,可实现常用神经网络的推理功能。且该公司拥有完整的边缘计算解决方案,包括虚拟化、容器、高精读定位、分流、CDN下沉等核心技术和专利,相关解决方案覆盖业务本地化、本地缓存、车联网、物联网等场景。

而京信通信(02342)、中国铁塔(00788)不仅业务涉及小基站,手中也持有更多的节点资源。早在2009年,京信通信就开始投入小基站的研发,是国内规模落地商用最多的厂商,有超过20万台小基站投入使用。在之前的绝大多数招标中,中标份额高达50%以上,是国内小基站的领头羊。

此外,该公司还是基站天线全球一级供应商,13%的市占率全球第二,仅次于华为,且在国内能稳定住20%的市场份额。像京信通信这样头顶两个光环的概念股,放A股早炒爆了,但该股经过前期的上涨后,目前走势不温不火。

但值得注意的是,由于4G时小基站投入使用较少,主设备商并未真正进入市场,却也在积极布局。若市场爆发,京信通信受到的竞争压力必然大增。

中国铁塔则是基站的龙头老大,是国内最大的专业化通信站址及铁塔资源供应商,基本处于垄断地位,以2017年收入686.65亿元计算,该公司在中国通信铁塔基础设施市场中的市场份额达97.3%。

事实上,中国铁塔也有小基站业务,在建设宏站的同时,中国铁塔发展自身的室分业务,而京信通信的小基站业务本质上也是室分业务的延伸。中国铁塔曾与华体科技合作,将小基站部署在华体科技的智能电杆上。

与此同时,三大运营商也可适当关注,中国联通(00762)表示,将投入数十亿资金,建设数千个边缘节点,目前,该公司的边缘计算生态合作伙伴已达153家,并发布了边缘业务平台CUBE-Edge2.0和相关白皮书。中国移动(00941)在2018年10月30日成立了边缘计算开放实验室,旨在繁荣边缘计算生态,目前已有34家合作伙伴。

中国通信服务(00552)自然也将受益于边缘计算的发展,该公司是中国最大的电信基建服务集团,为电信运营商提供专门的电信支撑服务,其业务覆盖区域较广,规模和市场份额均处于领先地位,2017年时,该公司的收入为946亿元,约占全行业市场规模的三分之一。在边缘计算足够下沉之前,宏站部署不到的地方,边缘机房的设计和建造也将是中国通信服务的收入来源之一。

责任编辑:张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