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教授、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尹鸿尹:向上向善向美向前:主流创作的“四向”原则

2019-06-05 14:41:31 来源: AsiaOTT 热度:
5月29日,第七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举办了探索精品化和差异化之路-网络视听精品内容创作峰会,邀请了优秀制作人、著名学者、精品节目创作者等为我们从不同角度角度解读和分享高质量网络视听节目内容的创作之路。清华大学教授、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尹鸿尹作了题为《向上向善向美向前:主流创作的“四向”原则》的精彩分享。

图为:清华大学教授、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尹鸿尹

各位嘉宾,女士们,先生们,下午好。我参加了五年网络视听节目的评奖,所以也有一些感想。我演讲会谈论创作过程中的实际想法与大家分享。

今天网络视听节目以互联网作为渠道的优势越来越明显,而且整个文艺创作内容当中占的地位越来越突出。像电影这样的一个高度依赖影院的内容产品,在过去一年的全球数字平台上,所创造的价值已经超过了影院,而且增长速度也远远的超过了影院,现在越来越多的人通过数字平台去接受内容。这些年互联网上的订阅用户也在大量增加,全球已经拥有6亿多订阅用户,这两天在大会上公布的数据,中国用户占据了接近3亿用户。在全球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网络视听的付费用户观看内容,人们越来越多的是通过数字平台去接受内容,数字平台也产生了越来越多的内容。今天已经不再把网络视听看成是非主流、边缘的的内容,而变得越来越主流,全社会关注的内容。

由于有了这种改变,管理部门也在不断的重申,要求传统媒体和新媒体的审查标准和程序一致化。标准会越来越趋于一致,有关部门对网络视听节目,包括在配合每一年重大的中心任务和热点事件提出的要求也越来越多。互联网网络视听产业也发生了一些巨大的改变。第一个是由于基本上完成了产业集中整合,像爱优腾,加上芒果TV等等,原本这些平台更多的是作为一个传输平台,现在越来越多的具有媒体属性,媒体属性对自己的品牌要求,对自己的责任感的要求,对自己服从社会总体需求的各种要求会越来越高。第二个用户规模,过去网络视频用户是很少一部分人,现在已经扩展到社会的方方面面,产品也在需求的引导下实现更差异化多样化。第三个对头部作品的主流要求越来越明显,和传统媒体相比网络视听节目有更多的分龄、分需、分层、分众产品,这些产品包括题材、类型、风格、形式、题材、形态,会形成主流产品为中心的多样化的体系,特别是包括一些形态各不同的节目长短视频、网络剧、网络电影,实际上这些形态是有分众的需求的。我个人认为核心节目要具备体现主流价值,占领主流市场。有了这两个才能够成为头部内容,可能才会跨类型、跨圈层的产生影响力。这些年优秀的作品可能都是这样的,所有的这些我们评奖推优的时候,这些优秀作品基本上都体现为这两个特点。

主流价值是什么?如果我们用一个简单的总归纳来表述的话,我归纳成四个方面,向上、向善、向美、向前。过去传统说的是真善美,但是从真善美的角度,我其实还加了一个向前的纬度,就是中国社会,如果是我们的网络视听节目能够参与到推动社会前进、发展、进步的过程当中,可能也是一个重要的考量。下面再简单的讲一下我所理解的观点,第一个观点就是向上,我还是说给人希望与光明。最近老是说现实主义,电视剧叫温暖现实主义,有的时候叫有光明的现实主义,这两个词包含了两个成分,首先是现实主义,要尊重生活,尊重生活的逻辑,尊重生活带给我们的基本判断,但是这种情况下,我们要让生活变得有希望、有前途,从创作上来讲从古到今,即便就是批判性的主义作品,这一点上也是非常一致的标准。现在我们有的作品过于阴暗、过于黑暗,过于权谋,过于阴谋,看不到向上的、光明的希望,这肯定不能够成为主流产品。实际上所有的大艺术家,即便就是创作悲剧作品的艺术家,都会讲到艺术是要给人光明的。福克纳曾经说,艺术还是要给人,帮助人巍然挺立,并取得胜利,我们的好作品几乎都体现了这样的特点。第二个特点是我们的网络视听要称为主流作品,还是要引人向善,所有的善都来自于对别人的尊重,对别人的爱。当然所有的善都不是仅仅来自,不是一种道德教化,也不是人天生下来只做好事,不做坏事,所有的道德都建立在对人的同情、怜悯、爱,利他精神,前提一定是建立在人性的最基本的理解上的。这些好的作品全部都是这样,我们应该说有的作品,不论是古装还是现代作品,有的时候过于宣传权谋崇拜、权力崇拜、财富崇拜,特别是有的时候开玩笑,我们的霸道总裁文,就是把爱情建立在对财富、美貌和地位的无限追求上面。如果不加一定的道德,全世界都很少有的这种案例,所以我经常举一些例子,这几年大家看到,最近要翻拍韩剧,《请回答1988》,大家会看到这些作品里面所有的人物,不管他的性格有多么大的差异,他的内心是向善的。弱冲突的节目当中,都是一群好人在一起构成了一个大家喜欢的电视剧,所以我还是觉得艺术有天然的,不是道德说教,而是让人成为一个好人的天性。当然这中间我不是去主张宣传传统的仁义礼智信,如果没有现在的个性发现,人性发现,而宣传传统的,完全是站在没有个体性的仁义礼智信上面,跟现代的发展是背道而驰的。我们进入现代文明的时候,我们要对传统的道德进行现代文明的反省,这一点上我也经常讲,最喜欢的不仅是创作上的精致,要是摆脱了权谋的好的作品,是为了正义、为了真相,不是说为了权力,让我们的亲属、家人得到一个地位。不管是朋友、爱情,所有都在为一个公平和正义,为一个真相在进行斗争,这一点上体现的现代意识,比我们很多传统的古装剧要明显很多。还有一点是向美,很多人批评说中国人的审美感特别弱,体现在方方面面,既体现在我们的言谈举止,也体现在我们跟他人的交往当中,我们的外部形式感,网络视听有这么大的影响力,我们希望它能够培养人健康的美感。而所有的美感,无论说愉悦感来自于形式,所谓的自然的美是去修饰的,不是过于雕琢的,有一种非常雕琢的美,非常人文的造作的美,特别是在一些青春题材的作品当中,在我们的一些偶像题材的作品当中。其实我们有那么悠久的审美传统,我们完全需要一个新的自然的美,情感的美,当然核心就是一个分寸的美。要避免人文的去展示拳头、枕头、噱头,这种东西还认为有巨大的商业性,当然有的时候确实有吸引观众和用户的可能,但是如果但凡对艺术有一点尊重,就知道不能这样,要巴宝莉、血腥、情色、喜剧纳入美的框架当中去展现。

最后一点是所谓的向前,中国是一个某些方面发展速度非常快的国家,也是一个某些方面发展速度比较慢的国家。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一百多年,我们在许许多多的,我们的观念,我们的价值观,我们处理人际关系,各个方面都会有一些离常识有很远距离的地方,这也是有的时候我们走到世界很多地方,会发现有一些国外的人对中国人有偏见。为什么有偏见,是因为我们有很多的东西没有改变,出去以后引起很多人的反感。当然不是所有的人,就会有相当一部分人会是这样,我觉得我们的网络视听节目在今天有这么大的影响力的时候,我们天然的承担着推动社会向前进步的责任。大家都知道像《人民的名义》这样的作品,的的确确表现了中国的政治改革,中国的新一代的政治 担当者,他们如何推动社会向更公平正义的方向发展。人民的名义也许很难重复,但是实际上我们各行各业都需要推动尝试。包括去年我们的一部电影叫《我不是药神》,最大的特点在于说,第一,他没有拔高一个英雄,完全是从个体出发,最后成为了一个英雄。这个英雄推动了社会向前进步,推动了社会一点一点的发展,所以我特别希望我们现在很多的行业剧,我们的行业剧要担当推广常识的作用,要推动我们这个社会一点一点往前发展,要往前进步。其实这些年世界各国的电影电视剧的作品,有很多优秀的作品就在做一件事情,在表现通过我们的努力,能够对社会做一些改变,能够让正义得到一点支撑,其实这个反过来跟我们第一点讲的向上是密切相关的。包括这些年我们有很多的真实故事,或者真实改编,这两种形态实际上我都在做推动社会向前进步的事情,这些真实改编的故事就是在表现我们社会一点一点的向前发展,进步的这个过程。所有这一切,既体现了传统的写什么,怎么写,我还想说,其实更体现在我们为什么写。有的时候会讲我们挣钱,我们做创作想挣钱,无可厚非,但是挣文化的钱,挣网络视听节目的钱,挣内容的钱,我们还是应该抱着一个向上、向善、上美、向前之心去挣这个钱。一旦发自内心,我们的商业性都必须要服从于为什么写的目的,否则就会出现,其实我们今年评选的时候还是会觉得,虽然整体水平在提高,但是优秀的作品,真正让我们感动的作品,让我们觉得有一颗虔诚之心的作品还是很少。所以我们希望将来的网络视听节目,在未来的发展过程当中,不仅要赢得市场,而且要赢得尊重,让我们的网络视听真正能够出精品,能够被后人所尊敬和尊重。讲得不对的地方,请后面的创作者们批评,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林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