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Dave Elliott:TensorFlow机器学习让你读懂客户

2017-11-15 09:08:36 来源: AsiaOTT 热度:

11月14日-15日,2017全球家庭互联网大会(GFIC)在上海举行,会议吸引了500+企业、3000+专业听众参与。14日下午在GFIC2017全球家庭互联网大会上,Google全球产品总监Dave Elliott就如何借助媒体和人工智能包括机器学习帮助自己发表了重要演讲。
 

Dave Elliott首先表示在任何媒体可以看到电视、电脑,你的车子里面,包括飞机上面都可以看到媒体,它的扩散非常大。当前设备呈现多样化所以内容也会多样化,个人定制对于个人成功非常重要,设备大量的扩展也是内容的大量扩展,个人定制私人化,是实现与众不同,增加价值的关键。现在消费内容多样化,在何时何地都能够做到,所以未来企业不仅要了解到客户是谁,他们想看什么,也要了解客户什么时候想看,他们想看的内容是什么。
 
人工智能是一个很大的概念,其中机器学习最简单用不同的例子来回答问题,私人定制一些内容,就需要机器学习,需要正确的例子来回答正确的问题。
 
数据加上你的程序,从而实现预测,预测在这个例子是指用户想看什么内容,因为Google是软件的研发公司,已经经营很多年了,但是机器学习不同的是它可以自己来研究这个规律。机器学习的重要性显而易见,但要实现却并不容易,机器学习需要有一个很大的计算能力,这个算法需要很大的计算能力,比如说云计算,比如说GPU也要求很高。
 
例子就是数据,现在Google已经得到越来越多的数据,所以需要很有力的计算工具。而开元的工具,就是可以让自己进行机器学习。
 
媒体和人工智能如何帮助大众?如果要做一个私人定制的影象,首先不仅仅要了解客户是谁,还要知道视频里面在发生什么。直到最近,仍然需要很大的数据才能了解谁在做一些什么,但是对于机器学习来说简化了这个,这是革命性的。
 
另外Dave Elliott介绍道Google未来想创造一个直播的信息给到客户,客户想看什么节目,就可以设置不同的虚拟信息到不同的人,每个人可以看到不同的电视节目,可以看到自己想看的电视节目,基于此企业就可以发现客户真正想看的是什么。
 
另外,人工智能还可以做一些自动的亮点,比如看了1千个小时的视频,或者是只想看5分钟的简要,要想找到一些亮点,必须要先了解内容。一个电视节目,可以实现实时,甚至做到实时的字幕翻译,在几十甚至上百个语言都可以翻译,最后形成有一个内容的排序。以此了解内容是否合适,最后做到现金化的收支,看到广告在一定的时间进行插入,比如说看到视频中有一个鞋,这个时候适时的有一个鞋类的广告出现。
 
Google最新一个产品叫TensorFlow可以帮你实现这些,它是2015年11月上市的,这是一个开元的图书馆,排名第一的开发软件。与其他开元的机器学习的产品相比较,TensorFlow的增长最为迅速,它是免费的,可以随时都使用。
 
TensorFlow给的图表,可以将整个事情简化。TensorFlow支持不同的平台使用。甚至在ros系统安卓系统上也可以使用,并且支持不同的程序语言。它可以作出预测,帮你自动找到整个程序里面的亮点,将所有的信息作为一个视觉化,从而了解客户的需求,同时也了解媒体本身,然后识别,了解客户真正需要的产品。广告投放的时机,将正确的内容在正确的时间里投到正确的人手里。
 
现在处于一个非常特殊的时代,客厅占用的时间越来越多,工具也不断增多,Google的新产品无疑让人耳目一新,我们期待未来Google还会研发出更多方便用户的新产品。

责任编辑:方珍

相关推荐

默多克舍命一搏:封杀的不是Google 是寂寞

美国新闻集团董事长默多克“考虑完全封锁Google”的言论一出,舆论大哗。“封锁Google”究竟是一种搏命,还是传统媒体数字化转型的必由之路?此举对搜索霸主Google来说真得无关痛痒吗?对于中国的媒体变革来说是否有借鉴意义呢?“默多克敢和搜索业的老大叫板,是不是脑子进水了!”11月11日,计世网出现了这样一条网友留言,事情的起因是传媒巨头美国新闻集团董事长鲁珀特·默多克再次向Google这一新媒体代表宣战。11月9日,默多克接受澳大利亚“天空电视新闻网”访问时表示,他的媒体集团中的报业,一旦实施网络收费制度,为鼓励读者付费看网络新闻,他将把旗下媒体的新闻内容从Google搜索引擎中移除。搏

美国有什么资格指责中国“限制互联网自由”?

谷歌事件还在发酵,远没有结束,大有愈演愈烈之势。所谓“不应过度解读谷歌事件”、“不应与两国政府和两国关系挂钩”的呼吁和良好愿望,美国人充耳不闻,当成了一种软弱和可欺。似乎谷歌在中国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站在它背后的主子——美国政府终于按捺不住“寂寞”,跳到了前台,张牙舞爪地对中国肆意批评和无理指责。1月21日,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就“互联网自由”问题发表演讲,美方指责中国的互联网管理政策,影射中国限制互联网自由。要求中国对包括谷歌在内的美国公司所受网络攻击进行“彻底透明的调查”;声称“限制信息享用自由,或损害互联网用户基本权利的国家有跟不上下一个世纪发展进程的风险”;表示愿以“坦率且始终于

专访AdMob创始人哈姆伊:Google收购后我不会离开

AdMob诞生于5年前,创业大本营设在宾州大学一间狭小的宿舍内。创始人奥马尔·哈姆伊(OmarHamoui)当时正在宾州大学沃顿商学院攻读MBA学位,同时努力创办一个允许用户与好友分享照片的手机社交网Fotochatter。他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寻找客户:在互联网上为手机服务打广告不仅效果甚微,价格也昂贵得难以接受——哈姆伊曾计算过客户成本,投入的时间和费用最后平摊到广告带来的用户数量上是30美元/用户。于是他改用仍不算成熟的手机互联网,用每次点击一美分的价格在其他网站推广Fotochatter解决方案。哈姆伊回忆:“接近10%的人点击手机广告后注册了服务,我们的客户成本眨眼间从30美元降低到10